welcome to here!

妹妹校园长篇小说《错天使之翼》(原名《如果的事》)

[原创]妹妹校园长篇小说《错天使之翼》(原名《如果的事》)本文已在百度贴吧连载近5万字,点击超过10万。现贴部分:《错天使之翼》(原名如果的事)"Queen,今晚能来麽?小辉惹事了!” 我懒懒得从被窝里爬出来,对这手机有气无力的说:“几点?” “八点!”那边是阿非成稳的声音。 “我来!”说完把手几扔在了地上。“ 谁啊?”被子里探出一个小脑袋,揉着朦胧的眼睛问。看着她可爱的表情,我忍不住亲了她额头一下:“小叶,一会我要出去。” 她仿佛没听见,可能还没睡醒,唔唔唧唧了几下,开始用柔软的手抚摸我,然后索性翻到我的身上,半梦半醒的缠绵起来。我被她弄得也兴奋起来,在温暖的被窝里抱着她亲吻,安静的傍晚,昏暗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温柔的喘息声。 “Queen~”小叶叫着我的名字。 “嗯?” “我好喜欢你~,真的。”她突然说。 7点半的时候,我爬起来穿衣服,小叶还赖在被窝里。迷着眼睛看我以极快的速度把衣服穿好。然后我拍拍小叶的头就出去了。 出租车在迪特酒吧停下,我还没下车就看到小辉和阿非他们坐在门口抽烟,朦胧的烟雾后面是年轻英俊的脸和迷茫的眼神...... "Queen姐!”阿非迎上来。 “怎么不进去阿,坐在门口?” “里面有个女的...小辉想等你来了进去找她算账。” “女的也怕?”我甩了小辉一眼。 然后小辉很自觉的来跟我解释,说昨天晚上他喝多了,在迪吧门口想欺负一个小女生,没想到那女的来头不小,上去甩了她一巴掌。然后两个人扭打在一起。保安过来后二话没说把小辉赶了出去,那女的还在背后骂的很难听。 我说你活该,谁让你欺负人家。 他说那女的其实不是什么好东西,其实才十几岁,就整天出来混,靠着一个大混混当饭票,谁都敢惹。早就看她不爽了,听说最近那个男的把她甩了,没相到还那么嚣张,不给她点厉害看看她不知道天有多高!Queen姐,我们一大老爷们不想跟小女人动手,所以请你来帮帮忙。 原来是这样,“我说小辉你也太趁人之危了,人家失恋你就去欺负人家,该打的是你!我才不管!" 我扭头就走,阿非上来劝小辉,“早跟你讲算了,你跟她计较个什么!回吧!”小辉气鼓鼓的不肯走,阿非摸了一根烟放在唇上,蹲在地上不吭气。 从酒吧晃出来一个身影:“啊!原来是你!你这个色狼!”我们三个同时回头,看见一个穿黄衣的的小女孩插着腰站在台阶上。“就是她!”小辉叫了一声。 我注意到那女的身后有3,4个男人。那女孩看起来年龄不大,长得很秀气,只是穿着很不适合她的成熟的衣服和浓艳的妆束。 “他妈的,不是告诉你以后都别让我看见你吗!找死啊!”小女孩气焰十足。 小辉也不甘示弱:“x你妈!你以为我怕你一女的,臭xx!我跟你较真算什么男人,但你也别过分!否则有人收拾你!” 那女孩一脸傲气,看了我一眼。 我站在黑夜里,寒风灌满黑色的风衣,胸前是小叶送的银质的王冠挂坠,长长的链子晃晃的是我身上唯一的亮色。 女孩的眼睛突然呆了一下,可能没想到我也是个女的,很快她又恢复了高傲的表情,转向小辉说:“这么说,你今天是存心来找茬的!” “是又怎么样!就是来给你点教训的!”小辉看了我一眼,上前走了一步。 女孩后面的几个男的一起向前走过来。 “我再问你一句,你到底想干什么!”女孩说。 “打你!”我刚想开口,小辉已经说出了我最不想听到的话,但为时已晚。一个男的凶神恶煞的走过来,我知道小辉怕了,但他还嘴硬,把烟往地上一摔,摞了袖子就上,单挑是这里的规矩,我们帮不上忙。 几回合下来,两人满脸是伤,那男的看小辉年纪不大,也有两下子,一股不要命的气概,就摆出一幅算了的样子。 我突然想起一个老哥跟我讲过,出来混的久了就知道,他们不怕老江湖,不怕有权有势的,就怕刚出道的小年轻,他们什么都不懂,迎着刀都赶上,觉得见血了才是英雄,死了才叫伟大。现在我是目睹了,看来那个人也是有些经验的,而小辉和他们在一起就像一个无知的的小孩。 接着一个更无知的事出现了。那个小女孩看到他们有和解的意思,突然眼里射出怒火。 小辉转过头来想跟我说什么,那女的提着啤酒瓶酒上来了。 我没看小辉,而是在看他身后提这酒瓶的这个疯女人, 2秒不到的时间,她已经把瓶子举过头顶,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一道绿光劈下,“啪!!”玻璃破碎的声音,全场寂静。 “Queen!!"阿非叫了一声,我的手臂直直的挡在小辉的身后,袖子上残留破碎的玻璃。那女孩吃了一惊,没想到打到我。 “不要太过分。”我放下手臂,拍拍袖子,轻声说。 “你她妈偷袭!”小辉大叫,挥拳准备上,被阿非拉住了。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小辉脸上,女孩的眼睛杀得通红。 “你...”小辉还没说出话,那女孩反手又想来一下。突然停住了。是我截住了她的手,我发现她的手凉如冰。 她转头看我。“我说过,不要太过分。”一个“份”子没说完,我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式拽着她的手用力一甩,她一下被重重的摔在旁边商店的卷连门上。“轰”的一声,在场所有的人都吓傻了,包括她自己。 她靠在门上喘气。我走进前,突然用肘部抵住她的脖子,把脸靠在她耳边,停了2秒。 所有的人都炳住了呼吸,我能听见她的心跳声。 她用惊恐的眼睛看着我,毫无反手之力,她没想到我的力气如此大。 我在她耳边平静的说:“你长得很美,只是不应该化那么浓的装。” 然后我放开手,退到阿非他们中间去。 她依然用眼睛看着我,突然露出一丝难解的笑那一抹笑容让我心为之一动,小叶! 那清秀的面庞和灵动的眼神和小叶简直一模一样,如果不知小叶是独子,我肯定会认为他们是姐妹,真的很像,难怪从我第一眼看到她,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女孩一直用眼神的盯着我,脸上仍然是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 大家都沉默了,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小辉轻声问我对她说了什么,我没说话。 “这位小姐,我兄弟以前对你有些冒犯,我代他向你道歉了,”我举起左臂,手背上的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我的意思是,这次就算扯平了,不要再不识抬举。 她很聪明的领悟了,带着她的人走了,走之前回头又看了我一眼,留给我一个莫名的笑容。 “黑,这小妞长的真的挺不赖的,是吧阿非!”小辉看着她的背影,意犹未尽。我瞪了他一眼,“还不是你惹的!” “Queen,你的手怎样了,去医院吧。”阿非一向很细心,不像小辉那样没心没肺。 “没事,小伤,我先回去了,明天还有事。”两人把我送上车坐在的士上,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的竟然是那个女孩的身影和那两次奇怪的笑容。 本来想直接回学校,突然想起书本还丢在刚才和小叶缠绵的房间里,于是让司机掉头开回去。 一进门小叶的笑脸突然从门后冒了出来。 “你还没走?明天不上课了?”我想你呗,你走了之后我满脑子都是你,生怕你出事,而且我有感觉,你会回来的。”小叶抱着我的腰说。 我有些倦,轻轻推开她,向卧室走去:“我没事,我是回来拿书的,明天要参加演讲比赛,今晚要早点回去。” "queen!你的手怎么了!” “流了点血而已,清洗一下就好了。” 桔色的灯光下,小叶细心的为我包扎,而我开始告诉她今晚的事。当然,那个女孩我只是一句代过。小也是个超级大醋坛,而且是男女都吃。 快十一点的时候,我回学校了,临走时小叶说她会来看我比赛,我很高兴。我叫耿芳,名字很土。但他们都叫我Queen,皇后的意思。我在这座城市最好的中学读高三,每天穿着白色的衬衫和干净的校服,安静的上课下课,穿梭在一群麻木的面孔之中。 早年父母就离婚了,爸爸去了澳洲,我已经记不清他的样子了。妈妈在广州做生意,一年回不来2次,但他看重我的学习胜过一切,每周必打一次电话询问。不过我没有让她失望过,其实我恨他们,除了妈妈会关心我的成绩,我的感情世界一无所有,她从不关心我的心理需要,只是不停的给我汇花不完的钱,以此来弥补她不再我身边的遗憾。 我在学校拿着顶尖的成绩,在各种活动中表现出色,妈一直把我当成她的骄傲,老师知道我家的情况所以倍加看重我。同学的眼中我是一个优秀而高不可攀的人。 没有人知道真实的我。 因为有这些,我有许多的特权。比如我可以在周五周六夜不归宿,因为我对老师说我去参加j大的英语夜校培训。比如我可以在不想上课的时候给班主任发个短信,说要参加某某活动就可以在家继续睡觉。反正在高中只要考试拿到优异的成绩,什么都可以不计较。 长久以来,我都在这种几乎窒息的环境下生活,没有情感,没有温暖,没有关心,面对着惨白的试卷和鲜红的分数,我的心只能跟着一起麻木。我完全可以理解报纸上看到的学生自杀事件,那些别人看来优秀的无可挑剔的学生其实内心常常涌动着一股暗流,黑暗如同地狱,囚笼一样的束缚。我那段时间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绝望的几乎崩溃,虽然我依然平静的上学,依然拿到年级前三的成绩单,但没有人看见我内心几近疯狂的呐喊。 看着手中刚发下来的有着鲜亮分数的数学卷子,我突然感到悲哀,如果播去名次和成绩,如果拿走各种自己争取的或是别人给予的光环,我还剩下什么?一件也没有。 我一无所有,没有人相信,一无所有。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林真惊讶的看着我,然后笑的象平时开玩笑那样,说:“你说这句话就象一个爆发户跟别人说,我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一样。” 然后我在她的眼前把全班第一的卷子撕成了碎片,在她和其他人惊讶的眼神中走出了教室。后来我认识了阿非,小辉,小齐他们一帮和我差不多大的小“愤青”,他们几乎都辍学了,自己组了一支乐队,我周末的时候整夜的和他们排练,喝酒,甚至抽烟。我以为自己堕落了 后来我的成绩并没有下滑,我总能很好的转换角色,因为我明白学习还是很重要的。学校里的同学根本没看出我跟以前有什么不同,而阿非他们也并不知道我是y中最顶尖的学生之一。他们只知道我还在上学,别的他们并不关心。 我喜欢学校,那里总归是一个单纯的地方,虽然如同监牢,但对我而言,唯一的自信和今后的生存问题都要从那里获得。 我也喜欢和“愤青”们混日子的生活,跟他们在一起不用伪装成乖乖的学生以期待老师的重视,不会有人作了一整晚得数学题第二天肿着眼跟你说昨天的球赛真精彩,不会有人为了一个名次而勾心斗角。讲起来他们更单纯,他们只会闷头喝酒然后敞开心扉谈论他们的生存哲学,会抽着烟批判社会的黑暗,会听到朋友有难而两肋插刀,他们喜欢我因而把我当兄弟,我也珍惜他们因而我只要有时间就会和他们在一起。我想该讲一下小叶了。 她和我是一个学校,我们认识很有戏剧化。然而她改变了我的一切。 那但日子我依然过的很黑暗,除了作题考试就是在烟雾弥漫的小房间看他们排练。 圣诞节的时候学校的化装舞会我去参加了,这种舞会通常是男生少女生多,女生大都找不到舞伴,或是自己不好意思主动去找男生,很多我班女生来找我跳,一来谁让我从内到外都象男生的风格,二来这样跳也没什么拘束。好在妈妈在我小时侯想要把我培养成女总统,什么都让我学,正规的比赛我都参加过,还怕这种非正式的小舞会?我看见男生们笨拙而僵硬的动作,信心大增,尽情的跳,尽情的疯,我相信我当时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包括小叶。 跳到中间我发现一个女孩一直盯着我看,一不小心四目相对,她没带面罩,我清楚的看到一双会说话的如水的眼睛,在五彩的面罩群中格外显眼。我当时有点呆,我们就这样看了几十秒,直到她的脸红我才回过神来。 于是我走过去伸出手,她笑的很开心,然后把面罩带上,很自然的把手放在了我的手上。那一刻我砰然心动。 她跳的很不错,腰如蛇般柔软。我带着她跳了很久很久,从热烈的恰恰到温情的华尔兹,我能清晰的闻到她头上洗发水的香味。我几乎迷醉,直到音乐停止,我才发现手心上已经湿湿的。 我说,你跳地很好啊。 她说,没有你好,今晚你太耀眼了。 好象我跟她很熟似的。如果什么叫一见钟情,我想此刻便是了。 舞会还没结束,我鼓起勇气邀她出去散散步。 我们两个坐在夜晚空旷的草地上,喝汽水,聊了很久,于是我知道了她叫小叶。 谈到后来,我们都很倦了,但没有人有回去的意思,于是我们干脆并肩躺在草地上,那一刻,这一角安静和谐如画卷。 我清晰的记得那晚的星星格外明亮。如同她的眼睛。

  • 相关tag: dyhanjinshun记录